繁体中文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学科技园 > 正文

郎保华:美国研究型大学军民融合实践历时性分析⑷

作者:高新区办公室 来源: 日期:2017/6/22 10:08:19

导读:关于美国军民融合的最早起点,说法不一。一说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起点,如吕彬、李晓松、姬鹏宏等认为:美国军民融合是把国有企业为基础的国防工业转变为以民营企业为基础的国防工业的过程,这一过程正是起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二说是从冷战结束为起点,如侯光明等认为:美国军民融合过程是把国防科技工业基础(DTIB)向更大的民用科技工业基础(CTIB)“军民一体化”的过程,主要包括军转民(spin—off)和民转军(spin—on)两部分。

本人认为,以上两种观点都是取于军民融合的狭义概念,本文采取的是军民融合的广义概念,认为美国军民融合除了国防工业的军民融合之外,还有人才培养中的军民融合问题,美军利用地方大学培养军事人才的做法正是这一体现,而这一实践可追溯至20世纪之前美国研究型大学的初创时期。

1美国研究型大学军民融合实践的历史轨迹
                          
                             (上接昨日推送文章)

1.4 冷战以后至“911”之前(1991—2000年):研究型大学占据军民两用技术开发高地

1991年柏林墙倒塌宣告冷战结束,国际秩序转回至经济竞争,市场经济理论深入人心,地方高校的角色也从军事技术前沿研究走向民用前沿研究。贾可S.甘斯勒的《国防转换:改造民主的武器库》(Defense Conversion: Transforming the Arsenal of Democracy)、玛丽莲R.凯利和托德A.沃特金斯的《来自冷战——科学转化的前景》(In from the Cold: Prospects for Conversion of the Defense Industrial Base),约翰特雷尼科《国防经济学:冷战后的世界》(Defence and Economics:Some Issues for the Post—Cold War World)等对于冷战时期军工科研的反思,促使人们思考研究型大学的科研转型。

1993年《科学与国家利益》(Science in the National Interest)与1996年《打开我们的未来》(Unlocking Our Future)两个报告奠定美国联邦政府转型的思想基础。加大军事技术向民用经济技术的转化被作为美国经济复苏的动力。国防部曾经领导研究型大学军工科研的高级研究局(DAPAR)易名为“高级研究项目局”(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ies,简称ARPA)以尽量降低军事研究的比重,实现其军民两用(Dual—use)的研究功能。

1994年,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局在《军民一体化的潜力评估》研究报告中,提出“军民一体化”的概念:国防科技工业基础(DTIB)同更大的民用科技工业基础(CTIB)结合起来,组成一个统一的国防科技工业基础(NTIB)的过程。主要包括军转民(spin—off)和民转军(spin—on)两部分。

期间,美国采用推进军民融合的三大战略:再调整、改革、重组。“再调整”战略目的是清除阻碍军民融合的某些障碍,这些障碍源自于法律和条例的非预期后果和误用,以及通货膨胀。该战略包括促进商业采购、技术开发和推广、平衡投资和共享资源。“改革”战略是以“再调整”为基础,在促进军民融合方面采取更积极、更广泛的措施。

其目的是进一步扩大商业采购,研发、制造、维修与服务过程的军民融合以及把军民融合的政策和做法尽可能用于军民分离的那部分国防科技工业基础。“重组”战略的目的是实现更高水平的军民融合,包括国防科技工业基础公私两部分的合理化和私有化、改变军事力量需求,以及国防科技工业基础的所谓完全商业化。[] (未完待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