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大学科技园 > 正文

郎保华:美国研究型大学军民融合实践历时性分析⑵

作者:高新区办公室 来源: 日期:2017/6/22 9:26:12

军民融合视窗编者按:本文系军事科学院博士、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郎保华深度研究之作,由其本人授权本号首次发布,因文章内容比较长,考虑到大家的阅读习惯和阅读时间,特将原文分5次发布,请喜爱的朋友持续关注!


导读:关于美国军民融合的最早起点,说法不一。一说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起点,如吕彬、李晓松、姬鹏宏等认为:美国军民融合是把国有企业为基础的国防工业转变为以民营企业为基础的国防工业的过程,这一过程正是起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二说是从冷战结束为起点,如侯光明等认为:美国军民融合过程是把国防科技工业基础(DTIB)向更大的民用科技工业基础(CTIB)“军民一体化”的过程,主要包括军转民(spin—off)和民转军(spin—on)两部分。

本人认为,以上两种观点都是取于军民融合的狭义概念,本文采取的是军民融合的广义概念,认为美国军民融合除了国防工业的军民融合之外,还有人才培养中的军民融合问题,美军利用地方大学培养军事人才的做法正是这一体现,而这一实践可追溯至20世纪之前美国研究型大学的初创时期。

(上接昨日推送文章)

1.2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20世纪上半叶):研究型大学“后备军官训练团”快速发展和军工科研兴起

由于大量“赠地大学”开设的军事课程不一致,现役教官制定的训练也不一样,后备军官培养的质量差别很大,时任美国陆军总参谋长伦纳德·伍德少将(Leonard Wood, 1860—1927年)提出并系统阐述了建立平民军事教育体制的主张,并于1913年开始面向高中生和大学生的夏季军训活动,又称“普拉茨堡运动”。

“普拉茨堡运动”为美军在随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提供了约9万名军官。[]同时,在立法制定后备军官训练统一标准军方和学术团体共同的呼声中,后备军官训练团的模式走入了1916年6月3日联邦政府通过的《国防法案(the National Defense Act)》。

法案规定,各军种部长遵照总统颁布的规章,可以在任何民间教育机构制定并维持后备军官训练计划;政府批准成立一所大学时,地方院校必须作出同意培养后备军官的承诺,并为培养工作创造必要的条件,完成赋予的培训任务。[]陆军和空军于1920年、海军于1926年、海军陆战队于1932年开始设立后备军官训练团。

二战期间,美国陆军后备军官训练团有近10万名毕业学员参战,约占后备军官总数的80%。二战的经历使得美国对军官教育有了新的认识,194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义务兵役法》,鼓励大学生参加后备军官训练团,之后又通过了“优秀毕业生计划”,每年将一定数量的优秀毕业生任命到常备军。此后,扩大和重建后备军官训练团成为一种趋势。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研究型大学除了以人才培养的方式服务军队,还以军工科研的方式间接参与军队的建设。美国国防部利用研究型大学既有的设备条件开展军事培训以及军工研究,而研究型大学也借助政府和企业界的资金和政策支持实现了经济增长和发展模式的转变,并踏上与政府和地方产业界三方合作的创业型大学发展之路。

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麻省理工学院开展包括飞行员培训、航空工程培训、无线电工程师培训等军队急需的各种军事专业人才的培训,籍此建立了美国最早的航空航天系。当时麻省理工学院有近5000名学生和校友在军队中供职或服役,其中半数是军官。

同时,在战时一些专家和教授还被邀请加入到军方的实验室,共同开展战时军工技术开发和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麻省理工学院获取了来自军方的大批军工科研合同,这也带动了它教学科研综合实力迅速提升,其雷达实验室(Rad Lab)、航空设备研究以及核研究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标志性的研究型大学军工研究项目。(未完待续!)

相关新闻